底片攝影在未來15年內還能被保存嗎?

我調查研究該如何保存底片攝影至今已經有9個月了。 這些是我所發現的結果。

The author, Juho Leppänen, is an entrepreneur in Finland.

嗨,我是來自芬蘭的 Juho。 我從15歲開始就接觸底片攝影,並且漸漸地影響了我的家人– 算一算至今已經有13年了。去年我開始好奇我的寶寶是否能在他15歲時繼續拍攝底片,接著我就開始進行相關的研究調查,看看底片攝影這個領域在15年後是否能夠依然存在,如果是的話,又會是什麼樣的光景。

在過去的9個月裡我訪談了超過300個人 – 從首席執行官到產業生存的一切,以及一些線上有名的底片攝影師如 Ian Ruther 和 來自 Japan Camera Hunter 的 Bellamy,一直到一群瘋狂的俄羅斯化學家跟一名來自新加坡的17歲少年。我的重點在於勾勒出一份底片攝影未來的藍圖,並探討這個領域是否能被保存。然而事實上,這個問題並沒有一個簡單的答案。

底片攝影領域的現況

是不是只有我或者我的社群帳號給了我希望,抑或是真的有希望呢?

近期有許多底片回歸相關的正面新聞被像是 TimeABC 這樣的大媒體報導,而柯達更是宣布了他們將重新生產已經停產的底片,因為每年的需求增長率超過5%。

Adox, Bergger, Cinestill, Ferrania, Foma, JCH 和 其他小型的底片製造商正在開發有趣的新產品。 不同類型的 Kickstarter 活動集資成功,算是帶來了另外一種正面的消息,然而富士的拍立得系列更是成功的替全世界的年輕族群開啟了底片攝影的大門。

儘管在9個月之前有這麼多的好消息發生,我仍必須停下來思考 –是不是只有我或者我的社群帳號給了我希望,抑或是真的有希望呢?

攝影產業的舊帝國正在式微

Polaroid camera and film packages.

我拜訪了那些提供底片攝影服務數十年的辦公室以及商店,並決定去探究實際在攝影產業中工作人員的真正想法。

在那裡我發現了全然不同的態度– 即便是在底片攝影產業超過數十年的核心公司如 Noritsu – 都嘲笑我所提出的問題。 我在 Photokina 2016 並且試圖從那裡找到願意搭上底片攝影第二次復興浪潮的大公司,卻發現沒有任何一間老牌的大公司對於我在線上所看到各種正常成長的標籤如 #believeinfilm, #filmisnotdead 感到興趣。

這樣的事實令我大受打擊,我感到心都碎了。但是接下來,我卻發現了一些正面的看法。 如果真的都沒有老牌公司願意參與,也許整個產業可以像過去一樣靠著熱情,而非建立在金錢之上 被重建。在這個新的時代裡,數位攝影的玩家也能樂在其中,而且更重要的是,可以透過那些對底片有熱情的玩家建立而成。這樣的先驅者可以從 Cinestill, Catlabs 和 Camerafilmphoto 中看到,他們致力於以新型態的數位方式來提供人們對底片的資訊以及需求。

仍然可以買到底片,所以一切如常 ?

所以如果底片的取得以及沖洗的材料都可以被有熱情的公司所保護著,那麼我們就沒有問題了對嗎?在未來的15年內每個人仍然可以沖洗自己的底片或者在交給本地的商店處理。而事情就從這裡開始變得有趣了。你知道嗎?如果你正讀著這篇文章並且同意我所說的,那麼你就是我所說的在底片攝影這個領域的<核心玩家

從我的訪談過程中,我將底片攝影的族群分為四種不同的類型:收藏家、器材專家、藝術家、新進者。

收藏家

收藏家

收藏家的預想角色是一位60多歲的男性。 他的相機收藏來自於人生中的累積。當數位相機風潮如暴風雨般席捲而來之時,底片相機價位的下跌使得他們購入了成千上萬的相機。 實際上收藏家並不會使用他們的相機,多半只是放著任其生灰塵並慢慢讓相機衰退到需要保養的狀態。更重要的是,收藏家也不會使用底片,除非有人請他在家族聚會中拍攝肖像,他才會拿起Metz閃光燈對著每個人的臉拍攝。

 
器材專家

器材專家

典型的34歲男性工程師,器材專家喜歡將底片相機的器材轉接到自己的數位相機上。他在年輕的時候使用底片拍攝,並/或幻想著單純拍攝底片就好而不用擔心用Lightroom後製。比起拍攝的結果,他對於器材本身的品質更加有興趣。總之,他並沒有因為每年大約拍個2~3捲底片而回到底片世界探險。

 
藝術家

藝術家

並沒有特定的性別或年齡,藝術家比較像是從哲學團體出身的。藝術家相信底片是一個概念 – 透過這樣古老的方式可將時間以及情感保留幾個世紀而不用擔心它會變成不可讀的數據。藝術家使用大量的底片、顯影劑以及相紙, 但是相機器材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個大難題了,這也使得他們在提供初學者使用沒有自動系統相機時所能提供的建議較為有限。

 
新進者

新進者

比起洗出來的相片,新進者更著重於將他們的照片放到社群媒體上。他們想要高品質的掃描檔並且願意將他們的底片送到別的國家給有名氣並擁有一定Instagram粉絲的商店沖洗。初學者喜歡使用Canon AE-1以及Portra 底片。當他們找到功能完好的相機以及好的底片沖掃工作室時它們會拍大量的底片,然而此時的他們還沒有具備自行沖洗底片的技能,尤其是彩色底片的部分。 前三種類型的人可能無法了解新進者的想法,但是在他們的相片裡卻存在著一種討喜的美學理念 – 總是跟前一個世代做不一樣的事。

 

很明顯地,這四種類型的劃分十分明確,而有些人可能會是70% 的器材專家和20% 藝術家 以及 10% 新進者所組合而成。在底片攝影領域的資深玩家似乎是50%的器材專家與50%的藝術家各半 – 這也是為什麼他們會如此渴望去拍攝大片幅的原因了。

順便一提,發現每個國家都有各自較為突出的類型是蠻有趣的一件事。在芬蘭我們或多或少都會成為工程師 (像我在芬蘭就會被稱為玩藝術的)所以我們多半都是器材專家或者是收藏家,在德國與南韓也都有這種傾向。然而在越南的底片攝影社群則是由90%的新進者所組成,另一方面西班牙的社群則多半都是藝術家。

如果我們想要贏得這場關於底片的戰爭,就必須解決這四個主要的問題

我們必須提供新進者他們所需要的服務

有鑑於最近的新聞,我相信就形式上我們已經贏得了第一場勝利,而現在我們正要面臨接下來的問題。了解這四種底片社群裡基本的使用者類型以及它們在整個產業裡所扮演的角色讓我明白在未來15年底片攝影將會面臨到什麼樣的重大問題。 問題的關鍵就在於我們必須提供給新進者他們所需的服務,以讓這些需求在未來15年還是可以持續擴大並且被需要。是時候讓我跟各位介紹底片攝影所會面臨到的四個重大問題了。

1. 沖洗及掃描的器材將會退役

即便在未來的十年內一切狀況都不改變或者每年成長1-5%我們還是會在維護或更新底片沖洗機器上遇上問題。Fujitsu, Agfa, Kodak 和 Noritsu 這些自動沖洗機器的製造商已經宣布或者準備要停止他們對底片相關機器的支援服務了。只有最好的工作室能夠存活下來,因為這些特定的工作室會聘請好的技師來維護機器,但是在未來10-15年內他們也會因為備品零件不足而無法繼續運作。掃描機也即將被淘汰- 因為即便是最新型的專業掃描機都需要搭配 Windows XP。

對於器材專家、收藏家或者是個藝術家而言狀況還是沒有改變的。他們會繼續使用他們的捲片器以及自己的平板掃描器。多半的沖洗工作室也會做同樣的事,但這就是問題所在。 當數量不多時,價格就會上漲。在底片與沖洗加掃描的服務需要花50歐元的狀況下,一個新進者永遠不會變成以底片攝影為主的人。– 而這樣的案例已經發生在歐洲的E6沖洗流程上。為了穩固住新進者的族群,我們必須要促使底片需求成長,並且支持那些富有熱情的公司。

A lovely camera.

2. 知名的底片生產線終將消失

沒錯,也許現在柯達和富士看起來沒問題,但是總有一天他們會因為 FP-100 的需求量已經無法再支援他們機器的維運成本而停止。在同一時間,那些偶爾會裝底片的老奶奶輩也已辭世,所以總體來說,這表示未來我們沒有辦法再以一卷低於4歐元的價格買到像是Fujifilm C200, Superia 400, Kodak Color Plus 或其他的彩色底片。就像沖洗機器的狀況一樣,也許那些老玩家並不在乎,但是剛踏入這個領域的玩家卻不這麼想。

如果相機沒有被保養的話,也將無法使用

幾乎每一個我訪談過的底片相機使用者都會告訴我他們知道在自己活動範圍有懂得維修保養相機的師傅,而那些師傅都是收藏家類型的人。但是在未來的5到10年,大多數的師傅都會退休而導致這些底片玩家不知道該把他們的器材送到哪裡保養。

難道我們就不能使用3D列印的相機或者找個中國工廠重新生產這些相機嗎?我們當然可以這樣做,但是當那些新進者有拍攝數位相機並且簡單的就可以在手機上看到結果的選項時,玩塑膠製的Holga相機並不會永遠提起他們的興趣。他們只會想要有一個功能正常和不會花太多錢的相機。

4. 現存的相機實際上卻是不可用的

大多數新進者想使用的相機多半都是收藏家的珍藏。收藏家並不會在線上出售他們的器材,即便他們這樣做,也並非每個新進者都願意冒著在線上與收藏家交易後再自己去做相機保養的風險購買。這些相機就會開始在世界各地被交易並尋找它們的下一個家。意外的是,即便在美國、日本、以及歐洲國家的相機流動率較高,實際的情況卻是俄羅斯、越南、印尼、土耳其和中國這些地方的底片社群增長速度較為快速,而舊相機也不會出現在他們的櫥櫃或跳蚤市場。

那麼有保存底片攝影的解決辦法嗎?

在芬蘭,我們不會在沒有實際試過要如何解決問題之前就隨便空口說白話。這算是每個芬蘭人所擁有的核心價值。因此我也不可能在沒有解決辦法的情況下寫出這篇文章。所以我們該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呢?

問題1跟問題2,關於退役機器的問題可以透過增加使用需求而被解決。要增加需求可以透過解決問題3跟問題4這些新進者進入底片攝影領域時會遇到的阻力而完成。為了解決問題3跟問題4,我用一句話得出了結論:「保存底片相機」。

A lovely camera. A lovely camera. A lovely camera. A lovely camera.

問題3跟問題4可以透過以新的方式搭起新進者與那些現存公司的橋樑而被解決。現存的公司有管道可以維護那些收藏家的相機,但是並非所有人都懂得如何跟新進者世代的人溝通。為了解決這樣子的實際情況,我建立了一間叫 Cameraventures.com 的新創公司。

要保存底片攝影,我們就必須保存相機

但是等等,難道新創公司不是跟營利有關並且承擔著高風險的失敗嗎?也許有些科技新創會是這樣的狀況,但是有很多的新創他們著重於效果而非賺錢,我們便是其中之一。我們的目標是保存底片攝影而且我們知道應該要透過相機來達到保存的目的。而要不是因為我已經這樣做過一次了,失敗的風險可能會更高。

所以你已經這樣做過了?是的,但是只有在芬蘭的一個小區域而已,我成立了一個提供給底片相機店可以在線上交易叫做 Kameratori.com 的平台。我們有本地的底片經銷商,我們提供當地最好以及最現代的底片沖洗服務,我們甚至有自己的技術維修團隊,而這個團隊由4個器材專家向2位資深的收藏家學習技術。

全球互相合作是重要關鍵

然而芬蘭只是一個非常小的區域,為了要回收足夠的底片相機來保存全球的需求,我需要你的幫忙。Cameraventures.com 的目標是要把目前已經在芬蘭做到的事情全球化,要達成這樣的目標我需要大家的幫助將世界各地這些富有熱情的底片商家串連起來所以他們可以互相合作。我需要你靠訴我有哪些本地商家是真的在乎底片攝影的。

Camera in a field of grain.

那麼我會如何處理這些資訊呢?我們的團隊會再三確認、組織並且發佈到線上供全球社群使用。我們的團隊會盡可能將這些線上資料視覺化(地圖、圖表、應用程式等),提供包含主要的內容創造者、底片沖洗店、相機店、底片經銷商、配件製造商以及服務中心給社群瀏覽。透過世界各地朋友的幫忙(目前這篇文章已經已5種不同的語言發佈),我們這個從芬蘭出發的小團隊將可以串聯全球第一個為底片攝影世界再生的社群。

這將使得新進者更容易找到資源也使得老玩家更容易連結資源。與此同時,產業裡最有潛力成長的部分則聚焦在富有熱情與具備專業服務的供應商上,可以提供他們更多空間去開發市場,就像是Impossible Project在拍立得部分所完成的事。

串聯全球這些富含熱情的商家可能是問題3和問題4的解決之道,以讓我可以在15年之後繼續從事底片攝影,但是更重要的事,我的兒子可以在15年後拍攝他的第一卷底片。

如果你想要幫忙建立串聯全球的地圖來保存底片相機,請到 cameraventures.com/help 並且填入表格。 這是我們保存底片相機相機的第一步。 #saveanalogcameras

 
填入表格

有任何問題嗎?請直接將問題寄到 info@cameraventures.com, 可以在 InstagramTwitter 或者在 LinkedIn 以 @cameraventures 找到我並傳訊息給我。